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当前位置:心情驿站 > Letou亲情 > 放娘一条生路

放娘一条生路

栏目:Letou亲情 来源:我心依旧,心情驿站 作者:www.vagxr.com

  放娘一条生路
  
  这趟公差有半年之久,前一个月里,我总会隔三差五地给娘打电话,娘有时也会打我手机,可是近来,我打娘出租屋里的电话总是无人接听,这让我很着急。我便打电话给三弟,三弟电话里也没说什么,只是叫我赶快回来,说家中有点事。直觉告诉我娘可能出了什么事情。
  
  娘65岁,一头花白的头发,明明白白间诉说着岁月的霜刀雪剑;满脸的皱纹,沟沟坎坎地昭示着日子的起伏艰难。家父早逝,娘随我们兄弟离开老家来到城市已有几个年头了,她一直跟着我们兄弟仨儿过活,起初她在三个儿子家轮流过,一家一年,挺公平的。娘开玩笑说她就像一头不能干活的老牛,每家公摊着她的吃喝。她还说,牛到老死了还能吃上几斤肉哩,而她……其实娘在哪家都没闲着,带孩子,搞卫生,洗衣服,上菜场,每天忙得脚板不沾灰。今年三弟妹怀上了孩子,娘就一直待在了三弟家,孕妇本来就是个难伺候的主,加上三弟妹脾气历来像液化气——一点就着。勺碰锅沿碗碰碟,馋咬舌头瘦咬腮。因为家庭琐事娘有时与弟妹争吵,有一次大吵之后,娘坚决要求搬出去另过,哪个儿子家也不待了。娘拎着简单的铺盖住进了租来的小屋里,独自点燃了那只小小的煤球炉生火做饭……娘说:不怨天,不怨地,老骨头也要争口气;自打鼓,自划船,不在儿子家讨人嫌!
  
  来到娘租住的小屋子前,我老远感到一丝异样,不见那一缕淡淡的炊烟,不见晾在枝头那几件熟悉的娘的衣裳,娘的小屋锁着门。风尘仆仆归来的我仿佛一只找不到窝的鸟,心里凉冰冰的。母亲的身体近来不好,莫不是住进了医院?
  
  嘴拙的三弟无声地来到我的身边,没头没脑地说,娘谈恋爱了!娘要嫁人了!
  
  九月的天空飘着几朵云,风吹云彩一点点地移,手里的行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,惊飞了树头的一群扑棱棱的麻雀。娘谈恋爱了!娘要嫁人了!这消息不啻晴空一声雷,白云下起了雨……
  
  爸离开人世那年,娘才39岁,多病的父亲撒手人寰,把三个牛犊一样小的儿子、一位龙钟的老母丢给了他的妻子。娘哭,娘为父亲的早去而痛哭,为一家老小们的未来而痛哭。泪水淹没了黄秧嫩苗,漫湿了枕畔被角,可哭完了,娘的日子还得过,再沉重的日子还得背着它往前趟。梨田,打耙,插秧,割稻,车水,娘样样干得不比别人差。爸临去世前,给娘介绍了一个人,那人是爸生前的朋友,叫端根。端根是个烧窑师傅,人很老实,只因其兄弟多且个个都有遗传的癞痢头的毛病,人们戏称,远远望去他们一家五条光棍就像五座大秃岭。我父亲去世的次年,照父亲生前的遗嘱,端根找人来上门说亲。奶奶实在不忍看着我娘又当爹又当妈,累得泥里滚水里爬,就很开明地答应了端根与自己儿媳的亲事,条件是端根上门入赘。奶奶同意了,娘自然无话可说,其实娘喜欢端根,那是南瓜花开笑脸——看得出的。端根就住在窑场,窑场就坐落在我们村上,母亲有时让弟弟端点好吃的给端根,有时还将端根的衣服带回来洗,端根给我们家的回报通常是出窑时上好的焦煤,以及窑上食堂里零碎的剩米。虽然不多,但孤儿寡母的日子里,焦煤和大米简直是雪中送炭的命根子啊。


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:
  • 一条忍着不死的鱼
  • 一条找不到家的土著狗
  • 老婆给老公的最后一条信息
  • 飞鸟和鱼的痴恋
  • 接女儿回家
  • 一条围巾的故事
  • 老婆的最后一条短信,你要看?必须的
  • 儿啊!娘想做你家的一条狗